<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tbody id="9fu7d"></tbody>
<rp id="9fu7d"><object id="9fu7d"></object></rp><dd id="9fu7d"></dd>
<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 <li id="9fu7d"><acronym id="9fu7d"><cite id="9fu7d"></cite></acronym></li>
    <li id="9fu7d"></li>
      1. <progress id="9fu7d"><track id="9fu7d"><rt id="9fu7d"></rt></track></progress><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2. <th id="9fu7d"><pre id="9fu7d"></pre></th><dd id="9fu7d"><noscript id="9fu7d"></noscript></dd>

          <tbody id="9fu7d"></tbody>

          “地攤經濟”究竟在拷問什么?

          2020-07-09 來源:本站

          “地攤經濟”究竟在拷問什么?

          原創 李庚南 看懂經濟 6月24日


          作者|李庚南

          財經專欄作家、浙江錢塘江金融研修院特邀研究員,看懂經濟專欄作家


          這些天,關于地攤經濟的熱議與喧囂或遠甚于地攤經濟本身的熱度。昔日的“棄兒”忽然間變成了社會的“寵兒”,一部現實版的反轉劇正吸引了無數的看客,牽動著億萬人的神經。


          當成都率先放開曾經被嚴禁的借道經營、在“兩會”上贏得了總理的點贊之后,當中央文明辦明確不將占道經營、馬路市場、流動商販列為今年文明城市測評考核內容之后,神州大地瞬間掀起了地攤經濟的旋風。待業、失業者、農民工乃至金融民工都摩拳擦掌,地攤指南、地攤寶典、地攤地圖應聲而出,阿里、騰訊、美團、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紛紛為“地攤經濟”打call,甚至于金融的旗幟也向攤主們招揚。


          一切都來得如此讓人始料不及:剛剛布置完整治無證攤販任務的城管,紛紛尷尬地拿起電話請攤主們歸位。但是,旋即又見涼風習習。北上廣開始對地攤經濟說不,央媒紛紛發出“醒世警言”。五菱汽車站在臆想的風口,被吹向了云端,復又被重重地摔下……有喝彩的,也有潑冷水的,還有更多的旁觀者。面對這幅紛紛擾擾的景象,筆者不妨從草民的角度聊一聊對地攤經濟的感觸。



          地攤因何歸來?



          對于地攤,或許我們每個人都有非常復雜的感情,也有一些特別的記憶與情懷。最易于我們腦補的,除了一些青蔥歲月的記憶外,或許還有中學課本的清明上河圖,——那市井的喧囂與繁榮。


          曾幾何時,隨著城市化精細管理的推進,地攤被城管追趕、驅逐以至于銷聲匿跡?!岸阖堌垺币欢瘸蔀樾∩绦∝渹兣c城管的游戲,期間也演繹了無數的人間悲劇,而關于地攤該去該留的爭論其實從未停止。


          都說“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地攤的存在自有其存在的理由和草根基礎。作為社會底層謀生的直通車,地攤具有低門檻、低成本、低風險的獨特優勢。選擇擺地攤為生,除沒有就業門檻、不受學歷、專項技能的約束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頂天立地式的營生免去了高租金的重負,沒有雇員工資壓力,甚至不用交稅,且具有船小好調頭的優勢。另一方面,地攤的存在具有現實的市場需求根基。早餐流動餐車,路邊夜宵攤,鞋攤,水果攤……對于消費者而言,隨意、方便、低廉,且更具人情味,這一切寄托著部分市民對地攤的情懷,所謂需求決定供給。



          當然,無可回避的是,地攤的存在也帶來了一系列城市管理的難題,為市民所詬病。如占道經營對給交通、居民出行帶來的不便,影響城市市容,給環境帶來影響;無證經營的攤販對正規門店的侵蝕,攤販與周邊群體的矛盾糾紛。尤其是攤販以次充好、短斤缺兩等不誠信交易行為所引發的市場糾紛幾乎為地攤經濟的痼疾。


          從民生的角度出發,地攤的存在有其草根基礎;從城市管理、社會治理角度,又有整治的充分理由。孰是孰非,從來就沒有定論。如何在二者之間找到平衡點,一直是城市管理者的難題。


          然而,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改變了一切。旅游、餐飲、娛樂等行業受到前所未有之沖擊,失業問題凸顯。盡管目前國內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但復工復產依然面臨產業鏈、供應鏈不協同的嚴峻挑戰,特別是面臨國外疫情蔓延對產業鏈沖擊的傳染,其根本堵點則在于疫情籠罩之下消費需求的萎縮。而消費的恢復靠什么?靠有消費能力的消費者,收入的穩定、就業的問題自然首當其沖,保就業理所當然成為首要問題。這也是今年以來,中央對宏觀經濟的部署由去年以來的“六穩”向“六?!鞭D換的根本原因。


          實際上,保就業是世界各國防止公共危機向經濟危機、社會危機蔓延的共同路徑。幾乎所有經濟體在危機救助和危機復蘇過程中,都把保生存視為第一核心要務,新冠疫情之下尤其如此。非常時期自然需要非常之舉,包括對固有規制的突破。當保就業成為國之第一要務的時候,當“6億人月收入尚在1000元以下”的時候,地攤經濟的回歸只一句話便水到渠成。


          其實,在一定時期,一定的區域,地攤從未離去。與其說歸來,不如說醒來。



          地攤何以經濟?


          地攤就是地攤,何以綴上了經濟的花邊?或許因為經濟很“百搭”。


          盡管世間經濟學理論汗牛充棟,但關于經濟的定義始終處于混沌狀態,或曰經邦濟世,或曰謀求生計,或曰資源配置……一般意義上,經濟是指社會價值的創造、轉化與實現。但從不同角度、不同維度、不同場景出發,經濟一詞其實充滿太多的釋義。微觀上,經濟就是一種謀生術,亞里士多德將之解釋為“是取得生活所必要的并且對家庭和國家有用的具有使用價值的物品”;中觀上,經濟就是遵循一定原則,在任何情況下力求以最小的耗費取得最大效益的一切活動;宏觀上,經濟是指社會物質資料的生產和再生產過程,包括物質資料的直接生產過程以及由它決定的交換、分配和消費過程。


          顯然,從微觀層面看,地攤作為底層人群謀取生機的渠道,是底層群體的謀生術,地攤經濟名至實歸。但是,將地攤從中觀、宏觀層面納入經濟序列似乎勉為其難。


          若從“以最小的耗費取得最大的效益”角度觀察,地攤經濟其實包含著非常不經濟的成分,本身就是一種社會資源低效配置的形式。且不說分散的、零散的地攤本身因缺乏集成造成的人力、物力等方面的浪費,其帶來的環境成本或許很難與就業帶來的效益平衡。


          而且,地攤的回歸,除了對城市治理提出新的挑戰外,一個不容忽視的溢出效益是,一定程度上或形成對實體店的分流,對商業地產、實體店商戶形成又一重擠壓,使負擔高額租金、人力成本,本已蕭條的實體店雪上加霜。如果這樣,從整體上看地攤經濟顯然并不經濟。


          這令我想起制度經濟學中著名的帕累托改進:一項制度創新不以損害、犧牲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而實施,這才是合理的創新。在經濟政策中為了改善某些人的利益而損害另外一些人,就不是帕累托改進,這應該是經濟政策實施中需要充分考量的問題。


          從更宏觀的角度看,不妨把地攤經濟與我們近年來正持續推進的整治“低、小、散”企業比較,究竟有何不同?它們共同的特征都是環境成本高、產出低。但游走于城市間的地攤經濟往往并不能帶來稅收或稅收多半流失;而后者至少能帶來稅收,能帶來更多的就業,能形成產業鏈協同,能促成大企業發展的生態。



          權衡之下,當我們一方面在治理“低、小、散”企業,另一方面卻在倡導另一種較“低、小、散”效益更低的地攤經濟模式的時候,如何評說地攤經濟之經濟?


          正如央視在《一線城市不宜推行地攤經濟》中所指出的,“從經濟運行的基本規律看,違背市場在資源配置中所起的基礎性作用,必然造成資源和要素配置效率低下、資源錯配,從而給宏觀經濟發出錯誤信號?!睂Φ財偨洕慕洕晕覀儜撚懈逍训恼J知。


          將地攤上升為一種經濟模式,或因當下嚴峻的就業形勢,隱伏的民生問題,及產業鏈、供應鏈運行不暢等問題。既然消費已然成為經濟增長的壓艙石,那么從末端的最終消費入手,溯流而上,將有助于疏通整個產業鏈、供應鏈的堵點,促進復工復產的協同性,最終為經濟的全面恢復奠定基礎。而地攤或能在低水平上一定程度地刺激消費。


          但是,底層、失業群體的出路豈止地攤?在經濟環境正常的情況下,我們其實應該、也可以為底層階級創造更多的就業或謀生的機會,譬如培育各種特色的產業園、小微園區;在經濟環境惡化的情況下,需求的萎縮、效益的滑坡乃至不可避免出現的企業停產、倒閉,就業困難、失業增多是不可避免的現象。這種情況下,緩釋失業壓力尤需社會保障機制發力,需要政府凸顯的兜底意識,地攤經濟豈堪如此重任?


          地攤經濟如何持續?


          在疫情防控壓力不減、復工復產壓力重重的非常時期,讓市場主體活下去無疑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此時討論地攤經濟的可持續性確實不是一個很應景的話題。但是,我們卻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相信所有的攤主、練攤的人心里其實也在千百倍閃過同樣的疑問。


          其實,疫情防控之下,旅游、餐飲行業之所以持續萎靡,疫情防控的警報未根本解除也是一個原因。這令某些行業,復工復產、復商復市處于非常尷尬的境地。比如文旅行業,一方面,政府在倡導,在想方設法幫助這些行業復工復產;另一方面,又要繼續防疫情反彈,實行預約、限時、限流等措施。那么,地攤的放開,雖然在露天,難道疫情的警報就能解除嗎?


          誠然,地攤經濟不應絕,也不可能絕;但筆者以為,地攤經濟是市場經濟中的小草,不需要刻意澆灌,且讓它靜靜生長,生長在合適的地方。我們可以將之視為一種存在,并客觀看待其存在的理由。對于一些與民生密切相關的流動商販,修理,早點攤,不妨采取白名單制,或通過“夜巷”“周末集市”等方式,辟出專門的區域。關鍵是,正本清源,給地攤經濟一個合理的身份,一個合理的定位,一個適當的空間。


          不可否認,在非常時期,地攤經濟的再現一定程度上或有助于緩解就業壓力。但疫情終將過去,經濟終將復蘇,地攤終究只能成為城市的點綴,而不應任其像“藍藻”一樣擴散蔓延為一種經濟模式。因此,切忌病急亂投醫,盲目鼓動地攤經濟的“保就業”神功,否則城將不城矣!


          最值得擔憂的是,我們曾經因為城市精細化治理的需要趕走了地攤,此時又把地攤經濟作為保就業、保民生的權宜之計。那么,當疫情過去、危機過去之后,“城管還會回來”,到時候我們丟失的或許不僅是地攤!



          男人和女人做爽爽免费视频

          <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tbody id="9fu7d"></tbody>
          <rp id="9fu7d"><object id="9fu7d"></object></rp><dd id="9fu7d"></dd>
          <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1. <li id="9fu7d"><acronym id="9fu7d"><cite id="9fu7d"></cite></acronym></li>
          <li id="9fu7d"></li>
            1. <progress id="9fu7d"><track id="9fu7d"><rt id="9fu7d"></rt></track></progress><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2. <th id="9fu7d"><pre id="9fu7d"></pre></th><dd id="9fu7d"><noscript id="9fu7d"></noscript></dd>

                <tbody id="9fu7d"></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