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il4yc"><bdo id="il4yc"><rp id="il4yc"></rp></bdo></ruby>
<button id="il4yc"></button>

    <dd id="il4yc"><pre id="il4yc"></pre></dd>
    <th id="il4yc"></th>
  • <button id="il4yc"></button>
    1. <span id="il4yc"><output id="il4yc"></output></span>

      溫臺金融改革服務實體經濟的比較分析及相關建議

      2020-07-09 來源:本站

      作者:鄭秀    陳珍子(錢塘江金研院理論研究員) 

      按: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服務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的改革創新工作,今年李克強總理、劉鶴副總理到浙江調研并高度肯定浙江特別是臺州在金融服務小微企業方面所取得的成功經驗,在最近出臺的系列金融政策上體現了許多浙江元素。為推動我市金融更好地服務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我們對溫州金融綜合改革與臺州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改革創新的進行比較研究,并提出相關建議,供領導參閱。

       

      溫臺金融改革服務實體經濟的比較分析及相關建議

       

      我省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走在全國前列,特別是溫州“金改”和臺州“金改”作為地方金融改革的兩種典型模式,改革路徑舉措上各有側重,經驗做法各有特色,績效評價也有差異。對兩種模式比較分析,可以更好把握金融改革規律,找準改革著力點和突破口,把我市金融綜合改革推向深入。

      一、溫臺金融改革是兩種不同的改革模式

      溫臺兩地金融從一開始就走上兩條差異化的金融改革路徑,發展形成了頗具結構性制度性區域特點的金融市場體系。

      (一)改革緣起初衷不同。溫州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設立于2012年3月,緣起于民間借貸風波,旨在引導民間融資規范發展,完善地方資本市場,破解“兩多兩難”問題。臺州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改革創新試驗區設立于2015年12月份,旨在通過發展專營化金融機構和互聯網金融服務新模式、支持小微企業在境內外直接融資、完善信用體系等舉措,探索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題。從一開始,兩地的改革方向就存在差異,溫州更側重民間融資規范化陽光化,目標更加多元綜合;臺州更側重金融服務小微企業的質效,目標更為聚焦突出。

      (二)改革思路路徑不同。不同目標導向不同路徑。溫州“金改”兼顧體制內增量和體制外突破,在體制內推動銀行、證券、信托和基金等各類金融發展和地方資本市場建設,把民間金融作為改革亮點予以大力創新突破,引導民間資本服務實體經濟。臺州“金改”側重從體制內推動結構優化,激發民營金融機構的活力,推動地方小法人金融機構發展,不斷提升與實體經濟結構的匹配性和適應性。比較而言,溫州“金改”要突破法規更多,系統性很強,復雜程度更高,改革不確定更大。

      (三)改革任務側重不同。溫州“金改”從民間金融發展、金融組織體系、金融服務體系、信用體系、地方資本市場和風險防控七個方面謀劃十二條任務,其中前三條突出引導民間金融規范發展,先后成立全國首個地方金融管理局,首創民間借貸服務中心、民間資本管理公司,開創民間金融組織非現場監管系統等措施。臺州金改聚焦支持小微企業提質升級、完善多層次金融組織體系、完善多層次金融組織體系、拓寬小微企業融資渠道、健全小微企業融資擔保和保險機制等七大任務,突出小微企業融資惠及面、融資成本、融資渠道、增信方式等微觀操作。臺州“金改”任務涉及權限基本上屬于市縣層級,工作著力點在于業務模式創新,聚焦小微企業融資問題謀劃任務舉措。

      (四)改革推進機制不同。溫州“金改”成立省級“領導小組”和市級“實施領導小組”,市級下設處級重點辦,自上而下推進,涉及部門眾多,特別是突破現有法律法規的政策創新需征得上級部門許可。臺州“金改”由主要領導掛帥,在市級層面決策、部署和推動,鼓勵基層創新,能在市級范疇很快匯聚工作合力,形成了高效的工作推進機制??梢哉f,溫州“金改”機構規格高,社會關注度高,對縱向聯動和橫向溝通要求更高,機構的運作部門協調和任務執行要求更高。但近幾年省級對溫州“金改”的關注減弱,再次掀起“試驗區”建設熱潮,需要得到省級領導小組的重視和認可,需要市委加強對金融綜合改革工作的組織領導。

      二、溫臺兩地金融市場體系運行的質效差異

      經過多年改革積淀,從微觀主體到宏觀市場,從操作實務到制度結構,從金融行為到文化特質,兩地金融發展呈現結構和制度特征,決定了兩地金融市場運行質量和效率。

      (一)臺州信貸市場服務實體經濟和小微企業的成效更好。臺州小微銀行發展激發信貸市場的鯰魚效應,推動形成了良性的信貸文化和信貸模式。一是從信貸投向看(如圖1),截至2018年底,臺州銀行業貸款余額7354億元,其中投向制造業2044億元,投向對公領域3419億元,分別占比27.8和46.5%;而溫州銀行業對制造業貸款僅1503億元,對個人貸款高達5474億元,分別占比15%和61%,從今年新增貸款投向看,溫州信貸資源脫實向虛的跡象沒有根本改變。二是從信貸規???,臺州3家小微銀行貸款余額1352億元,占全市信貸余額的18%,占小微企業貸款余額的30%,并帶動了對小微企業的融資規模增長和利率下降,全市小微企業貸款余額達3058億元,占信貸余額達56%,戶數超過38萬戶,覆蓋面達94.3%,平均年化利率6.5%;相對而言,溫州這些指標相對落后,小微企業貸款余額達到2168億元,占信貸余額達21.6%,平均年化利率7.2%。三是從信貸方式看,溫州抵押貸款為主,擔保關系錯綜復雜,抵押保證方式占比85%以上;臺州銀行業更多采用信用方式,純信用貸款占比為19.6%,比溫州高7個百分點,說明了臺州地區信用環境更優,以信用方式獲得貸款更容易。

                image.png


      (二)臺州信貸資源供給的惠及面更廣、可獲得性更高。臺州信?;鹪鲂艡C制是臺州金改的亮點項目,牽引推動小微金融發展,促進了信貸資源供給和需求的相適性。一是從融資擔保機制看,臺州聚焦信?;鹬贫冉ㄔO,支持金融機構入股擴規,去年基金規模達10億,在保余額突破76億元,平均擔保費低于1%。單“創保貸”專項產品讓1485家初創型企業獲得增信支持,真正發揮了信?;鸬男刨J放大和風險保障作用。相對而言,溫州政策性融資擔保體系作用發揮不夠,市級信?;饘h域輻射覆蓋能力有限,風控機制不夠成熟,融資擔保資金規模19億元,增信規模才57億元。二是從融資產品創新情況看,兩地都開展了知識產權、動產質押等信貸創新,貸款余額逐年增長,如2018年溫州臺州商標專利質押貸款余額分別達到8.2、33.6億元;同時,為化解小微企業短貸長用難題,如溫州推出了分段式、增信式、循環式、年審制等四大類96種創新,去年累計發放貸款1996億元。三是從融資專營機構建設情況看,臺州的銀行因地制宜開設小微金融專營機構和特色銀行,實施專門考核機制、推出緊貼市場的產品服務,截止2018年底,累計設立小微企業專營機構331家和各類特色銀行50家;而溫州此類機構僅52家。

      (三)臺州資本市場建設和直接融資發展明顯領先。這幾年,臺州制造業擁抱資本市場發展機遇,形成特色鮮明的“臺州板塊”,較快走上了裂變擴張、轉型發展的高質量發展道路。一是從上市融資看(如表1),臺州境內外上市企業53家,總市值達2902億元,90%的企業屬高新技術企業;溫州現有境內外上市企業才27家,總市值1488億元,上市企業數和市值僅是臺州的一半。二是從再融資能力看,臺州上市企業成長性較好,再融資能力較強,去年通過可轉債和增發實現再融資56.15億元;溫州上市企業直接融資能力偏弱,偏向間接融資,去年境內上市的16家企業獲得短期借款64.6億元,長期借款79.5億元;僅偉明環保通過可轉債獲得融資6.7億元。三是從直融渠道看,臺州完成直接融資301億元,實現債券融資262.06億元;溫州才135億元,債券融資132億元;其中政府性平臺的債券融資占比較高,溫臺各占比40%和55%。

      表1  2019年3月全省上市公司、新三板企業數情況表


              地市

      家數

      杭州

      寧波

      紹興

      臺州

      嘉興

      金華

      湖州

      溫州

      衢州

      麗水

      舟山

      合計

      境內上市公司總數

      137

      77

      58

      50

      37

      29

      24

      20

      6

      3

      1

      442

      新三板總數

      289

      127

      71

      50

      73

      50

      69

      68

      32

      25

      10

      864

      (四)溫州的民間金融機構數量眾多,民間融資活動相對活躍。溫州金改的一大特色就是民間金融規范發展,也為民間資本進入實體經濟打開通道。如從民間融資機構設立情況看,溫州現有小額貸款公司44家,首創民間借貸服務中心7家、民間資本公司10家、農村資金互助會57家、農村資金互助社和保險互助會各1家,還擁有大量擔保公司、典當行、融資對接機構等類金融組織,為活躍民間金融市場、促進民間資本進入實體經濟發揮了積極作用,但也埋下了局部金融風險;臺州的民間資本只能通過參股村鎮銀行、民營銀行等渠道進入實體經濟,渠道有限、風險封閉。如從私募基金發展情況看,溫州民間資本雄厚,財富管理和私募基金發展相對比較迅速,總量高于比臺州,截至2018年末,溫州共有49家登記備案,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 21家,私募證券投資基金 26家,總規模19.3億元;臺州私募基金管理人29家,總規模11.2億元。

      (五)溫臺地方金融風險防控處置機制各有特色、各有所長,溫州事后風險處置機制更為健全,臺州事前信用篩別機制更有優勢。溫州早于全省爆發借貸風波,針對“兩鏈”風險處置,特別是對風險暴露后資產處置,先行開展對非現場金融監管系統、金融法庭建設和部門溝通協調、聯合信用懲戒、信用修復等機制等創新探索,逐步構建了“政銀企法”四方聯動的不良資產處置和風險防控模式,實現了從風險先發到率先突圍,銀行業不良率從最高的4.7%降至1.1%。臺州金融信息服務公共平臺是臺州“金改”的一大亮點,獲得國家高度肯定,在破解信息不對稱問題上具有關鍵作用,顯著優化區域信用生態,協助金融機構利用信用信息庫開展個性化、特色化的金融產品服務,金融風險一直處于可控范圍,銀行業不良率維持在0.75%的低水平。

      三、高水平推進我市金融綜合改革的思考與建議

      我們要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金融改革的重要論述精神和年初車俊書記在金融機構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按照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開展深化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綜合改革試點,探索和創新金融服務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整體解決方案,做好戰略謀劃與實踐探索相結合、正規金融與民間金融相結合、信貸市場和資本市場相結合、風險防范和金融創新相結合,有效推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發展。

      (一)加強金融改革戰略謀劃,聚焦小微金融發展

      借鑒臺州“金改”經驗,聚焦重點、聚力突破,要把金融改革納入市委市政府重要工作,適時召開全市金融改革大會,專題研究部署金融改革發展中長期戰略,明確戰略目標和戰略措施。用好“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金字招牌,建議市里積極向中央部委爭取已推出的金融改革項目在溫州同步試驗,謀劃啟動一批具有高“含金量”的金融改革項目。學習臺州重點突出金融服務小微企業經驗,把服務小微企業作為金融改革的重點工程和特色工程,集中火力每年突破一二個重點,積小勝為大勝,不斷提升金融服務小微企業水平。

      (二)發揮金融主體作用,提高小微金融服務惠及面

      把銀行作為服務實體經濟的主力軍。施銀行差異化政策考核和引導機制,推動地方性法人銀行壯大發展,借鑒臺州小法人金融機構主動性負債做法拓展資金來源渠道,并納入金融機構考核,加強引導支持銀行業專營機構和特色銀行鋪設,如科技銀行、文化銀行、綠色銀行等,滿足不同產業的金融需求。積極推動民間金融規范發展。正視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性擔保公司發展面臨的問題和困難,加強對策研究、爭取政策突破,特別是積極并爭取小額貸款公司服務“三農”和小微企業的金融法人地位,推動一批風控良好、實力較強的小額貸款公司向社區銀行創新轉型。

      (三)深化信用信息服務平臺建設,提升小微信貸市場運行質效

      以“最多跑一次”理念推動部門信息聯通共享,繼續推動“溫州金融大腦”后續建設,借鑒臺州金融服務信用信息平臺經驗,打破各政府部門信息孤島,接入區塊鏈系統、融資性擔保、小額貸款等行業業務管理系統,深入實施小微企業信貸增氧計劃和金融服務滴灌工程,推動金融機構和服務“雙下沉”,拓寬金融服務覆蓋面,加大對創新型、成長型企業的信貸貼息支持,引導更多信貸資源流向制造業和實體企業。

      (四)推動資產證券化,拓寬小微企業直接融資渠道

      充分利用央行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等的政策措施,加強有關政策應用研究,支持中小企業專項證券融資,鼓勵發行小微企業專項金融債,推動政府項目債券融資,逐步提高直接融資比重;積極培育私募股權投資市場,構建項目孵化轉化的完整金融鏈條,有針對性地為“雙創”項目融資綜合服務,加快形成金融服務新動能培育的機制。

      (五)提高風險防控能力,優化小微金融生態環境

      提高地方金融風險精準識別能力,準確識別“7+4”類地方金融業態、違法違規金融活動、非法集資活動的行為特征和風險點,科學設置評級和預警標準,提高風險識別、監測預警的精準度,為落實金融監管、依法處置和化解風險提供支撐。建立健全地方金融風險監測防控平臺。堅持探索“信息化”“大數據”監管路徑,制定技術標準、監管制度、創新配套政策,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金融監管科技,全力提升金融風險監測防控智能化水平。

      (六)推動金融科技創新,引領小微金融新業態

      5G、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技術給金融業發展注入新活力新動力,催生新業態新模式,金融科技行業發展蔚然成風。加強金融科技領域開放合作。主動對接杭州錢塘江金融港灣建設和上海金融中心發展,擁抱長三角區域金融科技發展帶來的新機遇,支持螞蟻金服、連連支付等金融獨角獸企業在溫州設立機構和開展業務,推動我市金融業與新技術的深度融合。積極支持新技術在金融領域的應用。建立包容的監管環境,出臺新技術在金融領域應用的政策引導機制,鼓勵國內外最先進技術到溫州尋找金融應用場景,推動溫州金融的新業態新模式發展。  

      (七)實施金融人才發展工程,培養小微金融服務人才

      以“兩個健康”先行區建設為契機,把高端金融人才培訓納入市委人才工作范疇,可借鑒臺州銀行銀座金融培訓學院,加強金融系統和民間金融人才培育發展,特別對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小微信貸業務條線人員的培育,打造專職化、專業化的金融服務團隊。

       


      <ruby id="il4yc"><bdo id="il4yc"><rp id="il4yc"></rp></bdo></ruby>
      <button id="il4yc"></button>

      <dd id="il4yc"><pre id="il4yc"></pre></dd>
      <th id="il4yc"></th>
    2. <button id="il4yc"></button>
      1. <span id="il4yc"><output id="il4yc"></output></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