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tbody id="9fu7d"></tbody>
<rp id="9fu7d"><object id="9fu7d"></object></rp><dd id="9fu7d"></dd>
<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 <li id="9fu7d"><acronym id="9fu7d"><cite id="9fu7d"></cite></acronym></li>
    <li id="9fu7d"></li>
      1. <progress id="9fu7d"><track id="9fu7d"><rt id="9fu7d"></rt></track></progress><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2. <th id="9fu7d"><pre id="9fu7d"></pre></th><dd id="9fu7d"><noscript id="9fu7d"></noscript></dd>

          <tbody id="9fu7d"></tbody>

          碳中和愿景將給金融業帶來怎樣的機遇與挑戰?

          2021-05-24 來源:本站

          金融支持碳中和是新時期綠色金融領域的核心命題,也是時代賦予金融業的使命?,F階段,綠色金融支持的方向與金融支持碳中和的最終方向可能并不一致甚至相互背離,需要政府部門、監管部門、金融機構協同配合,統籌規劃下一階段綠色金融發展路徑

          2020年9月22日,中國政府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上提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br/>

          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強調,要推動綠色發展,加快發展方式綠色轉型,落實2030年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目標,扎實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各項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實施金融支持綠色低碳發展專項政策,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

          從實現路徑來看,實現碳中和需要大量的綠色和低碳投資,其中絕大部分投資需要依靠綠色信貸、綠色信托、綠色債券等融資渠道。據中國投資協會和落基山研究所估計,在碳中和愿景下,中國在可再生能源、能效、零碳技術和儲能技術等七個領域需要投資約70萬億元人民幣。初步估算,未來三十余年內,我國實現碳中和所需要的綠色和低碳投資規模將在百萬億元甚至數百萬億元人民幣以上。毫無疑問,這意味著綠色金融領域的巨大發展機遇。但如何把握這一機遇,在這一過程中金融業又將面臨哪些挑戰?

          服務實體框架下,如何平衡支持綠色發展與支持小微企業之間的關系?

          政府工作報告要求銀行機構擴大信用貸款、持續增加首貸戶,推廣隨借隨還貸款,使資金更多流向科技創新、綠色發展,更多流向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對受疫情持續影響行業企業給予定向支持。顯然,政府工作報告對銀行業信貸投放提出了更高期望,在服務對象上,要求向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等傾斜,同時在行業投向上要求向科技創新、綠色發展傾斜。也就是說,銀行業信貸投放應進一步聚焦“既小又綠”領域。

          但是,在當前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大框架下,銀行信貸投向要做到“既小又綠”顯然存在重重現實困難和矛盾。小微企業往往與“低小散”形象聯系在一起,而“低小散”又往往意味著在環保意識、環保措施及環境風險應對方面存在短板。盡管經過前些年的環境大整治,一些不符合環境友好要求的小微企業被關停并轉,但總體來看,小微企業“低小散”狀況并未明顯改變。而且,一些本應被淘汰的不符合環境友好要求的企業,在后疫情時代的復工復產大潮中重新開始經營。

          從普惠金融的角度出發,對于小微企業不僅要延續延期還本付息等優惠政策,還要求加大投放力度,并特別強調國有銀行普惠小微貸款投放保持30%的增長,這是保市場主體、穩住經濟基本盤的政策需要。但客觀來說,這其中的貸款客戶泥沙俱下,難免存在不符合綠色發展要求但目前在“保就業”方面具有不可替代作用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實踐中,部分經營主體甚至存在“洗綠”“漂綠”行為,表面上打著綠色經濟的幌子,實際上依然從事高污染業務。

          因此,金融機構如何在加強小微金融服務過程中準確判斷客戶是否屬于綠色發展行列、準確識別客戶發展面臨的環境風險是一大挑戰。這就要求金融機構在小微金融服務過程中做到既積極又理性,明確貸款客戶的經營活動必須符合綠色發展要求,將綠色發展原則納入機構業務發展規劃,將環境風險評估納入金融風險管理全過程,努力實現小微金融業務拓展與踐行綠色發展原則相統一。既不能“一刀切”影響保市場主體大局,也不能有悖于綠色發展這一長遠目標。

          從單一綠色標識向綜合、多維綠色標識轉變

          依據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等七部門于2016年8月聯合印發的《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綠色金融是指“為支持環境改善、應對氣候變化和資源節約高效利用的經濟活動,即對環保、節能、清潔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建筑等領域的項目投融資、項目運營、風險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務?!边@對金融機構的綠色金融服務目的、綠色金融項目內容和綠色金融服務范圍進行了明確,也對于綠色金融行為的判斷給出了單一的和多維的標準。

          而碳中和是指企業、團體或個人測算在一定時間內,直接或間接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通過植樹造林、節能減排等形式,抵消自身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實現二氧化碳的“零排放”。根據IPCC特別報告《全球變暖1.5℃》,當一個組織在一年內的二氧化碳排放通過二氧化碳去除技術達到平衡,即為實現碳中和或凈零二氧化碳排放??梢?,實現碳中和的途徑無外乎兩條:一是通過土壤、森林、海洋等天然碳匯吸收二氧化碳,實施碳封存;二是通過投資開發可再生能源和低碳清潔技術,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實現碳抵消。綜上所述,碳中和的評價維度是單一的,即二氧化碳的凈零排放。

          從業務范圍界定來看,金融支持碳中和屬于綠色金融的范疇,但綠色金融項目并不都符合碳中和對凈零碳排放的要求?,F實情況是,有些綠色金融項目側重的是節能或清潔能源開發,而非碳減排。這樣就可能出現綠色金融支持的方向與金融支持碳中和的最終方向可能并不一致甚至相互背離。例如,清潔煤炭技術屬于綠色金融的支持對象,但它同時又可能屬于高碳項目,與金融支持碳中和相矛盾??梢?,實現凈零碳排放,具體的落地過程要求多維考量,需要與其他綠色金融項目統籌協調推進。

          正如歐盟所強調的,各個綠色金融項目的目標之間不能為了實現一個目標而損害另一個目標。我國金融機構支持碳中和項目時同樣需要把握這一要義。這就需要金融機構在開展綠色金融活動時,充分了解綠色金融項目本身的負面溢出效應,特別是對碳排放的影響,在不同綠色金融項目之間求最大公約數。

          顯然,這對于單家金融機構而言是比較困難的。目前,現行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與碳中和目標并不完全匹配,環境信息披露的水平尚未充分反映碳中和的要求,綠色金融激勵機制尚未體現出對低碳發展的足夠重視,綠色金融產品尚不能完全適應碳中和的需要。這就要求從頂層設計層面對綠色金融的標準進行進一步完善,提升綠色金融其他目標與碳中和目標的匹配度與協同性。

          順應碳中和需要,切實提升金融業氣候變化相關風險管理能力

          將氣候風險與金融風險直接掛鉤,目前金融從業者對此大多缺乏充分認知。除少數金融機構已開展環境風險方面的測試外,大多數機構既缺乏氣候風險危機意識,也未開展相關深度研究,更談不上對金融業務中氣候風險防控的資源配置。

          事實上,氣候風險是綠色金融業務中無法回避的風險要素,從表現形式來看,可分為物理風險和轉型風險。物理風險是指氣候異常、環境污染等事件可能導致企業、家庭、銀行、保險機構等市場主體資產受損,進而影響宏觀經濟和金融體系穩健運行的風險。轉型風險則指為應對氣候變化、推動經濟低碳轉型可能導致的高碳資產重新定價風險及經營主體財務損失風險。無論是物理風險還是轉型風險,都存在觸發不確定性大、評估分析難度高等問題,對金融機構的風險管理能力提出新挑戰。

          盡管氣候變化對金融風險的影響可能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短期內并不一定暴露,但中長期來看會產生巨大的實質性破壞力。某種意義上,氣候變化引致的金融風險是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要來源之一,或者可以說是金融領域的一只灰犀牛。

          實踐表明,我國金融機構特別是銀行機構已越來越受到氣候風險的影響,這種影響更多體現在金融機構資產質量的裂變上。如果金融機構向業務模式不符合低碳要求的經營主體提供貸款,那么就可能蒙受損失。有關分析顯示,在碳中和目標背景下,我國煤電企業貸款的違約率可能在未來10年內上升至20%以上,其他高碳行業的貸款違約率也可能大幅上升。

          那么,如何增強金融業防范氣候變化相關金融風險的能力?這將是一個系統性工程,需要政府部門、監管部門、金融機構等各方主體協同發力。

          從經濟發展層面強化碳減排約束,是防范氣候風險的起始環節。這就要求地方政府部門在推動經濟轉型、安排建設項目過程中,制定具有較強約束力的碳減排規劃,嚴格控制高碳項目立項。根據“30?60”目標,細化各行業、各地區的碳減排路徑和能源轉型目標,為準確評估、預測氣候變化相關金融風險奠定堅實基礎。唯有如此,才不至于使金融機構在平衡服務實體經濟與促進碳中和的關系上處于被動。

          在此前提下,監管部門與金融機構要在促進碳中和方面統一認識,形成聯動。

          一方面,監管部門要加強防范氣候變化相關金融風險的監管引領和正向激勵。首先是要改進綠色金融的頂層設計,在綠色金融標準設計中強化目標協同性,特別是其他綠色金融目標與碳中和目標的協同性,充分體現應對氣候風險的必要性。其次,從正向激勵角度出發,促進金融機構主動增強氣候風險管理意識與能力??赏ㄟ^提高綠色金融業績評價在監管評級中的權重、調高高碳資產風險權重等方式,促使金融機構在戰略規劃、資產配置方面統籌考慮氣候變化相關風險,主動調整資產結構。第三,要強化監管約束,督促金融機構將環境風險納入其全面風險管理框架,定期開展環境風險評估和壓力測試,并按規定落實氣候變化相關風險的信息披露。此外,要推動建設碳排放交易市場,完善碳金融市場及碳金融產品定價機制。

          另一方面,金融機構要從履行社會責任和防范金融風險的角度,增強環境風險防范意識與能力,建立健全綠色金融發展規劃,將碳中和目標契入本機構發展戰略,建立全面的氣候、環境變化相關金融風險管理體系。在機制上,要將綠色金融納入績效考核,執行資源傾斜,并建立與綠色金融風險特征相匹配的盡職免責機制。在流程上,將環境評估納入業務流程,在投融資行為中注重對生態環境的保護,注重綠色產業的發展。要在客戶和投資組合兩方面評估或處置重大環境風險,以此作為金融機構業務決策的依據。在資產配置上,要合理測算高碳資產風險敞口,不斷降低高碳資產配置。在保障地方重大建設項目資金需求的同時,兼顧對環境風險的關注和碳中和目標的推進。在技術上,著力開發監測和評估環境風險敞口的工具和指標,做實環境和氣候風險分析;同時依托碳市場,按照收益覆蓋風險理念,不斷提升碳產品的合理定價水平。

          碳中和是新時期綠色金融發展的核心命題,也是時代賦予金融業的使命。圍繞這一命題,金融業發展綠色金融的思路、機制和模式也需要不斷創新。服務好綠色產業和企業是基礎,推動產業和企業的綠化才是根本。

          責任編輯:王璽 王漢


          男人和女人做爽爽免费视频

          <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tbody id="9fu7d"></tbody>
          <rp id="9fu7d"><object id="9fu7d"></object></rp><dd id="9fu7d"></dd>
          <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1. <li id="9fu7d"><acronym id="9fu7d"><cite id="9fu7d"></cite></acronym></li>
          <li id="9fu7d"></li>
            1. <progress id="9fu7d"><track id="9fu7d"><rt id="9fu7d"></rt></track></progress><tbody id="9fu7d"><pre id="9fu7d"></pre></tbody>
            2. <th id="9fu7d"><pre id="9fu7d"></pre></th><dd id="9fu7d"><noscript id="9fu7d"></noscript></dd>

                <tbody id="9fu7d"></tbody>